熊皮书生

戚顾张钟 逆水初心

桓宣【七珠親王的後宮情史×】

皇宫里出了第一个七珠亲王,消息迅速的传遍整个朝野上下,没人注意萧景宣下朝后铁青的脸色和越贵妃在后宫听到消息时打碎的茶盏。

萧景宣一回宫就抬脚踹翻了桌子,他简直恨死了这个皇弟,不仅处处与他做对还总是能得到父亲的青睐,景桓啊景桓,你当真没把我这个太子放在眼里!

“来人,拿酒来!”将朝服扔到一旁侍女身上,坐下就差宫里的小太监上酒,一屋子人跪着战战兢兢的不敢多言,急匆匆收拾了他脚下打翻的残局,这才唯唯诺诺的搬了好几坛子美酒上来,其中还有越贵妃几天前细细嘱咐他给霓凰郡主备下不让他乱动的秋月白,几个小太监让他吓得一股脑全给抬了上来,萧景宣一边往嘴里灌酒一边推了身边的侍女出去,大喊:“来!给本王跳舞!”一时之间整个东宫乐声悠悠,酒色熏天。

萧景桓提着一笼子小汤包,还未行至宫门口就听见自个皇兄嘴里不清不楚的骂着,门口连个守门的太监都没有,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父皇怎么会选这么一个酒色之徒当太子,他哪里能跟自己相比,又笑景宣当真是草包脑袋,活该要被自己拉下马。

他站门口收了面上的笑脸,又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这才径直推开门进去,刚踏出几步只瞧见一个不明物体朝自己扑过来,赶紧伸出手推了一掌,就听见某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惨叫一声,惊得他赶紧伸手去扶他,一屋子人盯着他两大眼瞪小眼的样子,吓的大气都不敢喘,萧景桓叹口气把人从地上拉起来,闻见他满身酒气又狠皱眉头,一挥手让屋里人全退下,自己这才拖着他往床榻上移,偏偏萧景宣喝了酒开始撒泼,赖着抱着他腰不让他动,一边还在他身上挨挨蹭蹭,黄色的衣领扯开了一大半,露出因为从小养尊处优而显得白皙的皮肤,那双眼还色眯眯的盯着自己,嘴里还乱喊着:“来给本王跳舞!”

萧景桓深吸一口气,提着衣服后领就把人摔在了床上,又去桌上端了茶盏,手一翻全泼人脸上了,床上的人打了个激灵,开口见他站在床边,开口就怒骂:“萧景桓!你还敢来见我,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皇兄!”无奈他现在衣衫凌乱,一点威严都没有,反而像是撒泼的小狗,逮到谁咬谁,萧景桓退后几步,他对这人,简直就是恨铁不成钢,萧景宣依旧骂骂咧咧从他抢了父皇的宠爱说到他小时候吃了他的桃酥饼,越说眼睛越红,竟是无端的委屈起来。

翻了个白眼,萧景桓拾起刚进屋被自己丢下的食盒,扔他怀里,萧景宣嘴里还在不清不楚乱说,手下却自觉的去打开食盒,拿起一个包子就塞进自己嘴里一边吃一边哭,包子里的糖汁顺着他嘴角滑下来,萧景桓突然想起他两小时候为了一个肉酥饼,一人咬一边谁也不让谁的样子,脑袋一热就伸手揩去了他嘴角的糖汁,然后嫌弃的在某太子身上擦了擦。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