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皮书生

戚顾张钟 逆水初心

想随便选一篇更文,大家想看什么?

Shame【ABO慎入 不含生子】

而吴世勋第一次正式的发泄就这么以在对方小腹磨蹭半天而射出来——

告终。

迷迷糊糊中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在舔自己的脸,张艺兴伸手随便挥了挥然后睁开有些酸涩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巨大的狗,哦不,狼脸,伸出的舌头带着白气,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吓得他猛地往后一躲,脊背跌在了柔软的毛皮上。

混沌的大脑这时才有些清醒,转眼看见自己被一只大型肉食动物圈在怀里,对方身上套着他的衬衣,尾巴还搭在他脚踝随意乱晃,身上被裹了一张兽皮,兽皮下明显是光裸的身子,屁股和小腹上都还隐隐作痛,关键是身下这货动作优雅的交叉前腿看他,一双暗金色的瞳孔温柔的像是带着笑。

什么情况?
哦,昨晚好像被人上了?
被谁来着——
等等我被人上了?!!!?!!!

恢复神智的张艺兴猛地从地上跳起来,这期间牵动了身下的伤而痛的龇牙咧嘴:“你你你……”愣是你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吴世勋看着他跳脚的样子,觉的这人真是可爱极了,明明昨晚哭的让人觉得该好好呵护才成,谁知今天又是一副活蹦乱跳的样子。

他自觉甚是优雅的舔了舔前爪,起身低吼了一声,径直伏在地上换了形态,而张艺兴可怜的衬衫就在他变身之后被毫不留情的……撑破了。

所以即使认出了眼前是把他xxoo了的人,张兔子同学仍然将自己奇低的笑点发挥了淋漓尽致,愣是趴在地上笑了足足一分钟,就在吴世勋看他上气不接下气马上就要断气了才好心的挂着两节袖子,撅着光屁股弯腰想把他扶起来的时候,张艺兴立刻一脸严肃的蹦跶了离他一米远的距离,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你别过来!”

文发不出去。。。

“咱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希望EXO用自己的努力改写这后半句话,前浪永远站在最高的山顶上”

知道意思吗🙂你锥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Shame【ABO慎入 不含生子】

——张艺兴是在视野里闯进男人的身形时,才后知后觉涌起的战栗,大脑先一步于身体反应,这是来自内心深处本能的恐惧。

趴在他对立面的吴世勋本体还没收回,黑色的发里露出两只毛茸茸的银灰耳朵,他暗金色的瞳仁里带了点懵懂和觅食时散发的危险警惕,光裸的上半身因为鼻尖传来的诱惑香味而急速的呼吸,伏在草丛里高扬起头。

身后尾巴垂落,不屑一顾的王者姿态。

时间一分一秒,空气却好像静止,就等着谁先出手or逃跑。

满月挂在天边洒下银辉,照的水面波光粼粼,湿气氤氲里香甜的气息越发浓烈混合着鱼虾的腥气。

张艺兴在发抖,偶尔有着压抑的喘息呻吟,他在拼命克制体内闻到对方气息后蠢蠢欲动的情潮和自身香气,想让他们在此刻平静下来。

十几年来第一次体会发情期让他不知所措,不由将下身盘在冰冷石头上来刺激自己能稍稍保持理智,他的脸颊一片绯红,因为清洗身体还没来得及穿上外衫,只松松垮垮套着湿透的白色衬衣。

衬衣贴合着身体完美的腰线,连胸前两点红樱都在月光下清清楚楚的显露出来,白皙的小腿和脚踝显得过分纤细,随意的耷在石头上,像是上好的羊脂玉,偶尔抽动一下。

吴世勋深呼吸了一口甜的过分的空气,终于从草丛直起身来,他的身量尚高,因为刚过完成年礼就将新衣服绑在了腰间,靴子上扣着锋利的血刃,极小心地在离张艺兴一米远的距离里来回踱步,有点无从下手的意味。

张艺兴的视线随着他紧张的跟着晃动,一双深褐色的双眸水盈盈的憋着生理盐水,手里绞着衣角,他闻到了吴世勋因为接近他而骤然增长的信息素,牛奶味?竟然是牛奶味。

双目渐渐有些失焦,脚踝也随着体力的丧失跌落在水洼里,吸引着鱼群争先恐后的游过来啃噬他的脚心。

酥麻难忍,带着流出的鲜血无意识抽搐,

吴世勋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抱着他滚进了草丛里,张艺兴显然还是很排斥被陌生的男人拥抱,在他怀里使劲挣扎,蹦出了一双耳朵。

白色的兔子耳朵。
这该死的味道,该死的身体。
还是要遭受这种屈辱。

露珠沾了两人一头一脸,吴世勋急不可耐的把脑袋拱进他的衬衣里,张开嘴就咬上了早已发硬的朱果,尖尖的牙齿在上面啃磨,手指钻进了身下人的裤子里,摸了一把淋淋汗水。

无师自通。

张艺兴怕的整个人都在发抖,他抗拒的去推胸口的脑袋,在对方的啃咬和抚摸下却呻吟出声,一瞬间委屈和恶心涌上心头,他终于忍不住哭了出声。

衬衣下的脑袋顿了一下,吴世勋撑破他的衬衣抬起脑袋看他,等看见身下人满脸泪水时他也有些吓到,赶紧伸手捧住他的脸,少年的嗓音低沉醇厚:“你……你别哭啊,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_(:з」∠)_依旧起名废

开兴?勋兴?不造,还是能看我写多少的路剧情吧——


  “钟仁啊,行不行喽,就当帮哥忙了。”金俊勉伸手在金钟仁挺直的脊背上讨好拍两下,“以后舞团有额外的活动开销,学生会给尽量报销怎么样?”

 

   这话说出来让金俊勉一阵肉疼,朴灿烈那个家伙前俩天刚跟边伯贤合起伙来敲了他一笔公演出费,所以说会里要赶紧加入新鲜血液才可以啊。 


  金钟仁半天没吭声,张艺兴也没说话,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双手插在兜里有些怕冷的偎在金钟仁旁边。

  

  这气氛,真是让人好生尴尬…… 


  就在金俊勉有些窘想拉下面子问他第二遍的时候,却看见少年微不可及的点了点头,难得这么轻易就松了口,这么一来,他反而不好再说什么,只嘿嘿笑了笑,然后转身看着张艺兴丢出了第二个“重磅消息”:“那个,艺兴啊,我把世勋安排在我们宿舍了……你不会介意吧!”


   “什么?!”两个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来,金俊勉捂住耳朵狠狠瞪了眼把自己置身事外亲爱的表弟,“你看……艺兴能不能让他睡kris那个空出来的床,反正咱们宿舍现在也只有三个人,世勋刚住校不太喜欢和陌生人住在一起……”


   “不行!”还没等金俊勉说话,金钟仁就先毫不犹豫的开口拒绝了,吴世勋眯着眼睛瞅他,觉得这人真奇怪跟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怎么老跟着自己作对,连金俊勉都觉得今天的金钟仁格外反常,平时他可是沉默寡言说话半句都不会插得主。  


   一时之间气氛又有些凝固,教学楼的灯光在头顶盏盏的灭掉。


 张艺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手指尖搅成一团,笃着地点着脚,脚踝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晃得吴世勋心尖尖跟着一跳一跳的,等到金俊勉晚上反应过来他这句话说的真TM……时,只恨不得当时自己把嘴该封起来。 


  但是沉默总归是需要人打破的,于是吴世勋移了步子,站定在他面前:“艺兴哥,我可以搬来和你一起住吗?”


   “哎?哎……”张艺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刚和他认识的少年就这样毫无顾忌的朝自己说出这样的请求。


   这让他很容易就想起了当年某个人同样用低沉夫人话语跟他说,艺兴,以后我们就要搬在一起住了。 


  他有些懵又有些慌得看了金钟仁一眼,就像只受惊的小白兔不知所措,金钟仁接收到他的信息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竟然鬼使神差的低着头跟张艺兴来了句,我听你的。 


  张艺兴又觉得头疼了,他实在是对这个弟弟没辙,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太在意的样子但是也会自己一个人躲着偷偷生气。 


  就像上次自己以为他跟学妹在一起谈恋爱了,好心的告诉他应该怎么样才能讨女孩开心,结果就是这人憋着三天没跟他说话,连炸鸡都没被收买,教舞的时候也是一板一眼不苟言笑的样子,后来才知道是一场乌龙,幸亏及时的跟他道歉才好不容易换回对方一个笑脸。


   ……所以说怎么又把这问题抛给他了,大家明明都住得同一屋檐下。


   “那,那就搬进来?”说完瞅对方一眼。 


  金钟仁倒真没在脸上表现出生气的样子,只用一双晶亮的双眸看着他,里面装的却是认真和微微的焦急,张艺兴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刚才的斩钉截铁拒绝是为了什么。


   仰起头看着对方,他嘴角忽然就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然后伸手将金钟仁抱了抱,悄声在人耳畔留了句:“我没事的钟仁……真的没关系,你不用担心。” 


  金钟仁并没有伸手回抱他,只将下巴搁在他的肩头点了点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不动声色的拉开了两人距离。 


  吴世勋在旁边看着两人的动作没说话也没动作,眼底的窥探却又加深了一层。 


  而拥抱突然空了的温度让张艺兴不由得又缩了缩脖子,啊,这天真是冷的要命啊。


  下一刻,带着体温的围巾就绕上了自己的脖子,抬头正对着吴世勋的一双月牙眼,还被小孩伸手揉了揉头顶的呆毛。


   “艺兴哥怕冷啊,下次出来要多穿点哦。”吴世勋偏头一脸纯真的简直让金俊勉目瞪口呆。


   这是他弟弟?!这是吴世勋? 


  老天你来道雷劈醒我吧。

_(:з」∠)_依旧起名废

开兴?勋兴?不造,还是能看我写多少的路剧情吧——




墨菲定律:越不想发生的事情 越会发生。

大二开学的时候,金俊勉这个学生会长拉了一帮子社员在学校招新生入团,学生部人手不够,他就连整个舞蹈社和声乐社的也给撬来帮忙,在这两个靠颜值行走并且明显雄性生物居多的社团笼罩下,双月学校的接生部简直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这不,忙活了一天的金会长刚进门就瞅见朴灿烈二大爷一样有凳子不坐坐在桌子上,边看人登记边用他那双大眼睛骨碌碌四处瞅着,惹得面前排队的女生捂着嘴盯着他一个个面红耳赤说不出话。

金俊勉上去就伸脚踢了他一下:“喂喂喂——朴少爷你当这宿舍呢?!叫你是来帮忙的,对了,艺兴他们呢?”

朴灿烈灵敏的侧开身子躲开他这一脚,长腿勾了面前的椅子重新坐下,顺便抽走了面前女生手上的简历,一边看一边随意的指了指桌子后面,这连贯性的动作又惹得整个房间里抽气声连连。

坐在桌后面的张艺兴头埋在胸口让人看不见面容,他今天穿了件长袖套头卫衣,领子低的脖颈到锁骨露出一大片白釉色的肌肤,他本来在低头检查资料,听见金俊勉叫他名字,有些懵的抬起头看向他们这边,干净的面孔配着有些湿漉漉又略显无辜的下垂眼,让金俊勉到口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朝他挥挥手,示意他跟自己出去下。

而此时门外的金钟仁有些危险的盯着站在他对立面戴着黑色口罩穿着军绿色夹克的男孩,男孩斜挎着双肩包有些心不在焉的拿脚滑着地,不时伸头看看房间里,倒是也没跟他搭一句话。

等到张艺兴他们俩抱着大堆资料从门口出来后,金钟仁的面部表情才稍稍柔和下来,自觉地移动到人身边,将他手中厚厚一叠东西接过来抱在怀里,“呀,谢谢钟仁啦。”张艺兴朝他笑的酒窝浅浅的,然后发觉有些冷的将卫衣的帽子拉起来盖住了脑袋缩成小小一团,让金钟仁有一种要按住他好好揉揉脑袋看看是不是暖绒绒的错觉,当然,都说了是错觉,所以他才克制了自己并没有动手。

金俊勉看着他俩的动作没吭声,反而走到那有些看呆的男孩身后使劲拍了他一巴掌把他顶到张艺兴面前有些无奈的开口:“我表弟,今年刚升大一,想让你带着他跳舞……”

那男孩看着张艺兴还有些懵的眼神,口罩下露出的两只眼睛就忽然弯起来像月牙一样,然后伸出修长指节拂过脸颊露出自己的面容:“初次见面,你好,我叫吴世勋。”

男孩口罩下露出的精致的面孔让即使见惯了帅哥的两个人还是愣了一瞬,金钟仁先反应过来,不动声色的移了移位置挡住了他看向张艺兴的眼神,那种带着像捕捉猎物一样饶有兴趣地眼神让金钟仁莫名不爽,吴世勋似乎是才注意到他一般,这才开始上下打量对方,而被人挡在身后的张艺兴则偷偷的踮了踮脚,探出毛茸茸的半个脑袋好奇的看着这个主动跟他打招呼的少年。

金俊勉抽了抽嘴角看着三人之间的小动作,终于忍不住一掌拍在吴世勋脑袋上:“臭小子,这里都比你大,要叫哥?!叫哥知道吗?”吴世勋被他突然动作惊了一跳,整个人跟着抖了抖,惹得张艺兴低着头发出咯咯的笑声,也让金钟仁眉头跟着皱了起来。

没有人不喜欢美的事物,张艺兴更甚。

果然,张艺兴从金钟仁身后绕出来,带了笑意的嗓音越发柔和,“俊勉啊,不要欺负你弟弟啦。” 一边开口一边却是伸手拉过有些闷气的金钟仁,掌心递到他手里被他一把抓住“呐,要学跳舞得先让我们金老师同意啊,他可才是舞团社长。”这番话畅快的让金钟仁扬了扬脑袋,吴世勋却是没怎么在意的点了点头,一副乖弟弟的模样让金俊勉心里都发毛,他这弟弟什么时候这么听话过?

【开兴主舞line】

突发奇想一个师生梗,会不会填坑就不一定了——

金钟仁看着面前比他微矮了半个头此刻抱着冰淇淋伸出粉红舌头满意舔舐而显得格外安静的少年有些头疼,虽说张艺兴比他还大上三岁,但是这哥性格哪里像个前辈了?简直就是隐藏的小恶魔体质。

当初说着要跟他学跳舞还把他自己惊了一跳,虽说为了钱勉为其难收了这个徒弟,但不得不说张艺兴在舞蹈上还是极有天赋的,阿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教会徒弟饿死师傅——金老师在哀嚎中迅速调整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因为他注意到少年白皙手掌拉开的塑料袋中传出了炸鸡的香味。

哦——炸鸡。

默默的吞了口水,金老师撇过头去默念chicken三百遍然后面无表情甚至懵不啦叽开口:“张艺兴同学?你是来上课还是来晚餐。”

张艺兴听见他说话抬起头,少年笑的弯弯眉眼看的他有些心虚,眼看着对方伸手使劲揉了揉他头发,金钟仁终于忍不住正准备给他施加老师的威严,却见对方已经迅速的拿出一只金黄的炸鸡腿抵在他嘴边,软软糯糯的韩语也从唇瓣中飘出来:“呐,钟仁啊,还没到上课时间呀,都说啦上课以外时间要叫我哥啦,乖啦,看哥疼你吧,知道你喜欢吃炸鸡。”说完还得意的扬了扬眉毛。

于是金钟仁就毫无骨气的败下阵来,带了委屈的音调让他本来显得冷峻凌厉的面部线条柔和下来,就像是撒娇:“layeuong——你是在耍我吧!”一边说一边不忘记使劲咬口递他嘴边的鸡腿!

合该庆幸练习室现在只有两个人,要是在有第三人在场,看见这一幕让金钟仁以后老师的威严何在啊啊啊啊——

啊啊啊——
注意身体啊!好好休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