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皮书生

戚顾张钟 逆水初心

Shame【ABO慎入 不含生子】

——张艺兴是在视野里闯进男人的身形时,才后知后觉涌起的战栗,大脑先一步于身体反应,这是来自内心深处本能的恐惧。

趴在他对立面的吴世勋本体还没收回,黑色的发里露出两只毛茸茸的银灰耳朵,他暗金色的瞳仁里带了点懵懂和觅食时散发的危险警惕,光裸的上半身因为鼻尖传来的诱惑香味而急速的呼吸,伏在草丛里高扬起头。

身后尾巴垂落,不屑一顾的王者姿态。

时间一分一秒,空气却好像静止,就等着谁先出手or逃跑。

满月挂在天边洒下银辉,照的水面波光粼粼,湿气氤氲里香甜的气息越发浓烈混合着鱼虾的腥气。

张艺兴在发抖,偶尔有着压抑的喘息呻吟,他在拼命克制体内闻到对方气息后蠢蠢欲动的情潮和自身香气,想让他们在此刻平静下来。

十几年来第一次体会发情期让他不知所措,不由将下身盘在冰冷石头上来刺激自己能稍稍保持理智,他的脸颊一片绯红,因为清洗身体还没来得及穿上外衫,只松松垮垮套着湿透的白色衬衣。

衬衣贴合着身体完美的腰线,连胸前两点红樱都在月光下清清楚楚的显露出来,白皙的小腿和脚踝显得过分纤细,随意的耷在石头上,像是上好的羊脂玉,偶尔抽动一下。

吴世勋深呼吸了一口甜的过分的空气,终于从草丛直起身来,他的身量尚高,因为刚过完成年礼就将新衣服绑在了腰间,靴子上扣着锋利的血刃,极小心地在离张艺兴一米远的距离里来回踱步,有点无从下手的意味。

张艺兴的视线随着他紧张的跟着晃动,一双深褐色的双眸水盈盈的憋着生理盐水,手里绞着衣角,他闻到了吴世勋因为接近他而骤然增长的信息素,牛奶味?竟然是牛奶味。

双目渐渐有些失焦,脚踝也随着体力的丧失跌落在水洼里,吸引着鱼群争先恐后的游过来啃噬他的脚心。

酥麻难忍,带着流出的鲜血无意识抽搐,

吴世勋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抱着他滚进了草丛里,张艺兴显然还是很排斥被陌生的男人拥抱,在他怀里使劲挣扎,蹦出了一双耳朵。

白色的兔子耳朵。
这该死的味道,该死的身体。
还是要遭受这种屈辱。

露珠沾了两人一头一脸,吴世勋急不可耐的把脑袋拱进他的衬衣里,张开嘴就咬上了早已发硬的朱果,尖尖的牙齿在上面啃磨,手指钻进了身下人的裤子里,摸了一把淋淋汗水。

无师自通。

张艺兴怕的整个人都在发抖,他抗拒的去推胸口的脑袋,在对方的啃咬和抚摸下却呻吟出声,一瞬间委屈和恶心涌上心头,他终于忍不住哭了出声。

衬衣下的脑袋顿了一下,吴世勋撑破他的衬衣抬起脑袋看他,等看见身下人满脸泪水时他也有些吓到,赶紧伸手捧住他的脸,少年的嗓音低沉醇厚:“你……你别哭啊,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评论(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