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皮书生

戚顾张钟 逆水初心

_(:з」∠)_依旧起名废

开兴?勋兴?不造,还是能看我写多少的路剧情吧——


  “钟仁啊,行不行喽,就当帮哥忙了。”金俊勉伸手在金钟仁挺直的脊背上讨好拍两下,“以后舞团有额外的活动开销,学生会给尽量报销怎么样?”

 

   这话说出来让金俊勉一阵肉疼,朴灿烈那个家伙前俩天刚跟边伯贤合起伙来敲了他一笔公演出费,所以说会里要赶紧加入新鲜血液才可以啊。 


  金钟仁半天没吭声,张艺兴也没说话,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双手插在兜里有些怕冷的偎在金钟仁旁边。

  

  这气氛,真是让人好生尴尬…… 


  就在金俊勉有些窘想拉下面子问他第二遍的时候,却看见少年微不可及的点了点头,难得这么轻易就松了口,这么一来,他反而不好再说什么,只嘿嘿笑了笑,然后转身看着张艺兴丢出了第二个“重磅消息”:“那个,艺兴啊,我把世勋安排在我们宿舍了……你不会介意吧!”


   “什么?!”两个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来,金俊勉捂住耳朵狠狠瞪了眼把自己置身事外亲爱的表弟,“你看……艺兴能不能让他睡kris那个空出来的床,反正咱们宿舍现在也只有三个人,世勋刚住校不太喜欢和陌生人住在一起……”


   “不行!”还没等金俊勉说话,金钟仁就先毫不犹豫的开口拒绝了,吴世勋眯着眼睛瞅他,觉得这人真奇怪跟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怎么老跟着自己作对,连金俊勉都觉得今天的金钟仁格外反常,平时他可是沉默寡言说话半句都不会插得主。  


   一时之间气氛又有些凝固,教学楼的灯光在头顶盏盏的灭掉。


 张艺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手指尖搅成一团,笃着地点着脚,脚踝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晃得吴世勋心尖尖跟着一跳一跳的,等到金俊勉晚上反应过来他这句话说的真TM……时,只恨不得当时自己把嘴该封起来。 


  但是沉默总归是需要人打破的,于是吴世勋移了步子,站定在他面前:“艺兴哥,我可以搬来和你一起住吗?”


   “哎?哎……”张艺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刚和他认识的少年就这样毫无顾忌的朝自己说出这样的请求。


   这让他很容易就想起了当年某个人同样用低沉夫人话语跟他说,艺兴,以后我们就要搬在一起住了。 


  他有些懵又有些慌得看了金钟仁一眼,就像只受惊的小白兔不知所措,金钟仁接收到他的信息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竟然鬼使神差的低着头跟张艺兴来了句,我听你的。 


  张艺兴又觉得头疼了,他实在是对这个弟弟没辙,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太在意的样子但是也会自己一个人躲着偷偷生气。 


  就像上次自己以为他跟学妹在一起谈恋爱了,好心的告诉他应该怎么样才能讨女孩开心,结果就是这人憋着三天没跟他说话,连炸鸡都没被收买,教舞的时候也是一板一眼不苟言笑的样子,后来才知道是一场乌龙,幸亏及时的跟他道歉才好不容易换回对方一个笑脸。


   ……所以说怎么又把这问题抛给他了,大家明明都住得同一屋檐下。


   “那,那就搬进来?”说完瞅对方一眼。 


  金钟仁倒真没在脸上表现出生气的样子,只用一双晶亮的双眸看着他,里面装的却是认真和微微的焦急,张艺兴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刚才的斩钉截铁拒绝是为了什么。


   仰起头看着对方,他嘴角忽然就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然后伸手将金钟仁抱了抱,悄声在人耳畔留了句:“我没事的钟仁……真的没关系,你不用担心。” 


  金钟仁并没有伸手回抱他,只将下巴搁在他的肩头点了点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不动声色的拉开了两人距离。 


  吴世勋在旁边看着两人的动作没说话也没动作,眼底的窥探却又加深了一层。 


  而拥抱突然空了的温度让张艺兴不由得又缩了缩脖子,啊,这天真是冷的要命啊。


  下一刻,带着体温的围巾就绕上了自己的脖子,抬头正对着吴世勋的一双月牙眼,还被小孩伸手揉了揉头顶的呆毛。


   “艺兴哥怕冷啊,下次出来要多穿点哦。”吴世勋偏头一脸纯真的简直让金俊勉目瞪口呆。


   这是他弟弟?!这是吴世勋? 


  老天你来道雷劈醒我吧。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