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皮书生

戚顾张钟 逆水初心

白玉堂x林平之【陈晓水仙,B站上的脑洞!!!】

白林

四月多福建的天气已是有些闷热,官道上的茶摊早已做起了生意,老板来壶茶的喊叫声络绎不绝,这摊子已经开了几年了,茶都是山上刚摘的新货,用着引流下来的溪水煮出来,氤氲着淡淡香气,碧澄澄的让人恨不得立刻饮上一碗及时解渴才好。

白玉堂自从陷空岛出来一路便纵马驰骋,连赶了几日的路,这么急倒不是有什么要紧的大事,只是他那四位哥哥看他看的严,平日出个门都要千叮咛万嘱咐,这次好不容易能出来了,自然要好好的玩上一圈再回去,怎料一到福建,天气竟闷狠毒辣起来,还不到晌午就晒得人口干舌燥,水囊中的酒也早就让他喝完了,此时打马而过见这茶棚盖在阴凉之处,饮水之人皆赞不绝口,登时便拉住缰绳,从马背上一跃而下,牵着马趾高气扬的朝店里喊了一句:“小二,来壶茶!”

话音一落只见茶棚里钻出了四五十岁的老汉,满面笑容的过来替他牵了马,还回头热心的问道:“客官,是要喝点什么茶?”

白玉堂抬眸打量了他一眼,才摆摆手取下腰间的水壶道:“随便,爷要解渴快的,还有,在上些吃食,水囊里也去给我打些好酒。”

那老汉连声称是,不一会儿就端着壶香茶和糕点给他送了上来,还特地给他在碗中盛好,只见白瓷底溢上碧莹莹的水,配着嫩绿的绿豆糕在这酷热的天气里不由让人食欲大增,他捻着糕点咬了一口,瞧见旁桌上有人不时偷瞄他,从他进茶棚就有悉悉索索讨论之声,当下眉头一皱,手心扣着那枚糕点加了力道打了出去,正好堵在了说话人欲开口的嘴里,惊得那一桌的都回头看他,白玉堂却慢条斯理的在桌上磕齐筷子继续品着,待到那人终于将嘴里的糕点吐出来发现裹着血沫子里还有一颗打掉的牙,“嘭”一拍桌子吼叫道:“林少爷,我还不知道你们福威镖局有如此仗势欺人的道理!今天你非得给我个说法!”

“福威镖局?”白玉堂轻声重复了这四个字,又细嚼慢咽的吃完了一块糕点,这才转过身似有疑惑的看他,还勾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那桌同行的四个人皆起身向他走了过来,白玉堂撑着头倚在桌上饶有兴趣的开口道:“你们刚才说我什么林少爷,怎么白爷我跟那小子长得像吗?”

那被打的人从鼻腔里嗤笑一声,很是不屑的样子道:“林少爷这是跟我们兄弟打哑谜呢?甭扯,就说我这牙你怎么赔吧?!”

白玉堂看了看他身后跟着的四人,都面怒凶神恶煞似要吃了他的模样,而茶棚老板躲在柱子后面不敢出来,反身一指自己道:“这么说,我打了你,就得赔钱喽?”

那汉子本来骂骂咧咧的,听他这样说,竟哈哈大笑起来,朝着身后的一帮兄弟道:“我就说林家的少镖头是个怂包,中看不中用,瞧长了这漂亮的小脸……”话还没说完,这人就打横飞了出去,然后落到了一丈之远,白天都没动静,而他身边之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瞧着白玉堂提了剑慢悠悠的朝他们走了过来,只感觉膝盖一痛腿一软就跪了下去,白玉堂也不动作,只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跪在地上抱着腿面色痛苦又惧怕的看着他,不由心情大好,理了理身上白袍的褶皱才漫不经心的开口道:“说吧,你们刚才在五爷背后说什么坏话了?乖乖说出来,就饶你们一命。”

一堆人七嘴八舌的同时开口,吵的不可开交,白玉堂无奈的揉了揉耳朵,画影在手腕翻转利刃出鞘半截抵着他们的脖子不耐烦:“一个一个说。”登时吓得所有人都噤了声,他这才满意的又重新坐下,让掌柜的上壶新茶。

那最左边的蓝衣汉子先开了口:“少镖头,我们老大……就是……就是说你长得好看而已……”话音刚落,一碗凉茶兜头淋下来。

“废话,爷长得帅这不明摆着的事情吗?!”

某位爷自恋的撩起散落在肩头的秀发,手里还抓着那只刚倒完的茶碗。

蓝衣汉子又惊又怒却不敢再开口,旁边的只好继续硬着头皮继续跟这个小祖宗开口:“林平之,我们老大……以前也说你长得好看,像个大姑娘,可是……那时候您武功也没么好啊,况且还有几个镖师替你挡着,动起手来,我们老大还能占上一二分便宜,谁知道今天你这么厉害……是不是吃错药了……”

他最后一句话几不可闻,说完赶紧抱着脑袋,白玉堂不怒反笑,手心里飞蝗石扣住在他腰间一弹,就听见他哎呦哎呦叫着倒了下去。

然后眼神一眯,透出一股子凶狠:“什么林平之,爷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陷空岛白玉堂,你白五爷!”

那几个互相面面相觑的交换个茫然眼神,然后异口同声开口:“不认识,没听说过。”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