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皮书生

戚顾张钟 逆水初心

还没想到一个好名字【戚顾仙侠古代】写多少算多少吧

他干嘛要躲着红泪啊?

荷塘并不宽阔,起码离容纳戚太子的真身还差的远。

戚少商只好保持人身,憋屈搂着怀里不断挣动的软糯团子潜在水底,听着岸边不真切的息红泪质问郝连的声音,默默盘算着出了头怎么解释这桩古怪的行为。

顾惜朝,自从被冷水那么一激,酒醒了大半,他本来也是水族,自然不会在水里呼吸困难,只是戚少商力气大,把他死死摁在怀里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小小牙齿用力咬上那人胸襟衣服也是不痒不痛,他气急败坏,双手挣扎着从怀里挣出来,狠狠拧了没有防备的戚少商的耳朵,惹得龙太子毫无准备地嗷地痛叫一声,平静水面泛起波澜和扑通声响。

顾惜朝全身泛起青光,眨眼间变为一尾毫不起眼样貌普通的青鱼,悠哉悠哉地顺着水流迅速消失在躲在一边的鱼群里,再也分辨不出来痕迹。

戚少商正想发火给他教训,一道带着力度的红色光刃温柔打在他脑袋上。

是息红泪的龙息。

被发现了。

戚少商像个傻子一样,干脆湿淋淋地站在池水中央,向她陪笑。

息红泪看了他的笑脸,莫名的起情绪也下去了大半,只双手抱胸抬眼看着他狼狈的样子,脆生生开口道:“少商,你怎么跑水里去了?你真是热的受不了了?”

戚少商暗自腹诽了那条青鱼两句,这才舒展臂膀,状若舒舒服服的在水里游了一圈,又慢悠悠的荡到息红泪眼前,手间已带了朵水里刚绽开的红莲,那红莲本是并蒂而开,被他摘了一枝,另一枝便也恹恹的垂了花头,浮在水面,却喜得息红泪弯弯一笑,惊得她身后的赫连捏紧了拳头,只待她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指从他掌中接了过去,戚少商也借力蹿到岸上,额前几缕发丝湿淋淋的贴在面上他也不顾,只露出两只酒窝将莲花在手里一捏变成花簪大小绾在她耳畔的青丝上。

“鲜花配美人。”带了点调笑意味的说完这句话,戚大太子才又趾高气扬的从赫连春水眼前走过去,还不忘晃晃手中的花枝,然后得意洋洋弹出去,目不斜视撩着帘子进屋去了,只留下赫连春水看着一脸绯色的息红泪气的要跺脚。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