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皮书生

戚顾张钟 逆水初心

“卧槽!这游戏怎么这么尿性!”
群里传出这句话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得为戚大楼主点了一只蜡。


最近网络游戏九阴新推出了区服侠客行,戚少商二话没说就奔着道长号去了!


老八不离不弃的跟他后边开了个和尚。


据说是戚少商给他选的,少林高防高血,厉害点帮战特么还能控制大局。


不过戚少商觉得老八到时候只要不添乱就成。


息红泪理所应当的选了极乐谷。


不为别的,衣服好看,妖娆的身段在可怜的布料包裹下,基本该露的全露了。


果然女性的游戏思维难以理解。


被坑害来的还有傅晚晴mm,当然,这是作为闺蜜拉她下水的便利!


傅mm只好无可奈何的选了峨眉,无非是招式名字很对胃口,什么拨云见日,云淡风轻BLABLA。


王小石对他们各种门派轻易的表示了不屑,自己跑去练了一只唐门,在游戏时坑爹的被戚少商吐槽轻功跳起来像只青蛙,导致戚大楼主半个时辰内都处于浑身冒绿光的中毒状态。


戚少商在群里感慨完这句,就默默的跑去种麦子。
这游戏真适合生活玩家。


饿了自己种菜,种了还要煮,六颗麦子只种活了一颗,他觉得自己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状态也是蛮拼的了。


队伍当前:


九现戚少商:『红泪!今晚游戏不』


息红泪:『不上┑( ̄Д  ̄)┍网太卡,我现在特码一步一卡太销魂,少商,我今晚做了绿豆汤,待会给你拿些过去降暑,行了,我下了。』


九现戚少商:『…………』


息红泪下了游戏才发现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和戚少商,不过看着黑乎乎的一锅绿豆汤,她还是心情甚好的没有再去想了。


游戏当前:

『你的好友傅晚晴上线。』


傅晚晴:『戚少商在吗?你Q没在线,我有事麻烦你。』


九现戚少商:『晚晴,先等等,我做饭吃,饿的快挂了。』


傅晚晴:『行,我先下了,待会q』


在下之前,傅晚晴在群里上传了一张戚大楼主抄着铁勺安锅做饭的唯美场面。


戚少商看见脑袋都大了,噼里啪啦一串字扔过去:
你们为什么看的见!我这边是进度条啊!我还在在想以后随时随地做给你们吃!幸好,没在马路中间。否则毁了我一世英名……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对他点击了屏蔽。


等到终于喂饱肚子,戚少商才想起傅晚晴找他的事,急忙打开qq。
私聊:
九现神龙:晚晴,你找我什么事啊?
傅晚晴:我有个朋友,他今年转学,考进学校理工这边来了,最近学校宿舍没空位,我听红泪说,你不是在外面租了房子吗,方不方便住一个人?
九现神龙:………
傅晚晴:麻烦的话,那就算了。
九现神龙:行,不麻烦,我这边一个人住着,你那朋友只要注意个人卫生就行,你让他明天直接搬行李过来吧。
傅晚晴:哦,我现在在你家楼下,你在几楼?
九现神龙:………………=_=,三楼。
傅晚晴:嗯好。


和傅晚晴聊完天后,戚少商陷入了深深地沉思……总有一种被卖了的感觉是要闹哪样,红泪你抛弃我了么……么……么……


叮咚。


“来了,等下”
对着镜子揉了揉自己的鸡窝头,摸了摸下巴的新冒的胡渣,叼着半根烟头,戚少商汲着人字拖跑去开门。


门外站着两个人,晚晴和一个陌生的男生,大概就是要和自己租房的那个。


戚少商不动声色对他进行了打量,白短袖,水洗牛仔裤,运动鞋,长得还挺帅,白白净净,只是眼神有些凌厉,很清澈但是轻易的让戚少商联想到桀骜
不驯四个字,眼圈有些没睡好的际象。


“少商?”傅晚晴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才打断他的凝视,戚少商有些尴尬的揉了揉脑袋。


这是他习惯性的动作,在紧张时。


“先进来坐,对了,你这朋友叫什么?”戚少商顺手捞起一个箱子往屋里拿顺便招呼两人。


“顾惜朝。”男生闻到屋里的烟味,皱了皱眉,轻声的回答他。


“啥……”戚少商脑袋有点短路,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哦,你叫我戚少商就行。”


话音刚落,房间就陷入寂静。


戚少商捏掉嘴里的烟头,咳了声开口道:“那啥,晚晴,你下午不是有课,要不你先过去。”傅晚晴瞅了瞅表,转头对顾惜朝说道:“惜朝,你先在这住下,少商,他刚从火车上下来,有点不舒服,就托你照顾了。”


戚少商觉得这场景瞅着咋这眼熟,就像孩儿他妈托付女儿终身一样,不过他没敢吭声,乐呵呵的打了个哈哈,就把傅晚晴送出去了。


送走傅晚晴回来,就看见那个顾惜朝还站在客厅。
点了根烟,戚少商开口:“东边房,上下铺,我睡上铺下铺堆行李,还有一个小床,单人的,给你,西边是厨房,卧室旁边是浴室和厕所。先说好了,水电费均摊。”说完还潇洒的吐了个烟圈。


“我讨厌烟味”顾惜朝皱眉,扔下一句话,抱着行李进了卧室,留下戚少商一个人在客厅发愣,卧槽,难道让我戒烟?!


事实证明,戚少商的分配一点都不靠谱,那张单人床很委屈的表示顾惜朝腿太长,可是我不够长……


戚少商看他一声不吭的在床上铺着床单,心里一乐,这小子还挺倔,等到顾惜朝弄好所有东西之后,戚少商没憋住,噗嗤一声,他能想想到顾惜朝蜷着身子在这张床上的模样。


努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戚少商拉住他手腕,自动忽略要杀人的目光,将他往自己床边一拉。


“你先睡上铺,下铺我待会收拾收拾。”顺便抱走自己的被子“我被子有烟味,喏,你的被子,晚晴说你刚下火车,一看就是没睡好。”


顾惜朝带了略微惊讶的眼神扫了他一眼,戚少商撇嘴:“让你住你还嫌弃啊?”“谢谢。”低沉的嗓音缓缓溢出这两个字,戚少商忽然觉得,多个室友也蛮不错的。


“嗯,你先睡,我玩会游戏,饿了说啊,冰箱有酸奶和面包。”叮嘱完,看见他洗脸后钻进被子,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背向着他,戚少商无奈的笑笑,又进入游戏的拼杀。


“卧槽为毛学技能会有连连看!还有天天爱消除”戚少商暗自腹诽两声,抓着酸奶嘬了两口,认命的开始玩起“小游戏。”


顾惜朝背对着他,轻浅的呼吸声在只有键盘声的空间里显得绵长,他回想了一下刚才看见戚少商时的感觉,有点莫名颓废的男生,两个大酒窝看起来很平易近人,他,大概对所有人都如此吧,摇摇头将脑袋埋进被窝,顾惜朝沉沉睡了过去。


“卧槽,特么的又中毒泥煤啊!”戚少商激动的将手里键盘按的噼里啪啦响。


屏幕对面的老八仿佛感受到了他无限的怨气,暗搓搓的站在一边念阿弥陀佛。


暂时放下了键盘,戚少商顺手从桌子上摸着火机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正准备再来一口,他突然意识到寝室多了一个人,还是个极度讨厌抽烟的人,想了想还是在烟灰缸里按灭了,又去冰箱里取了两瓶酸奶,给顾惜朝往桌子上放了一瓶,知道他刚来,吃冷的肚子受凉,先给他放着。


自己则豪气的一口吸了半瓶。


“爽!”喂饱自己,戚大楼主又开始在游戏中驰骋,顺便看对聊打开了yy。


“呦,楼主来了!”王小石对着麦吼了他一声。


“大当家!我练的是厨子!以后老八给你做饭!”穆鸠平不甘落后的跟着吼了一声。


戚少商翻了个白眼,靠,怎么我楼里全是厨子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技能。


“老八今晚组队,红泪那边机子卡,要是还不能进帮,这边还差一个人,你那边有认识没?”


“大当家,我这边没人了啊!我们寝室就我一个玩的。”穆鸠平淡定的开着小苹果bgm对着麦一通吼。


戚少商默默将耳机套在脖子上,揉了揉快被震聋的耳朵。


“九阴?”正准备重新戴上麦,身后突然突然传来顾惜朝清亮的嗓音。
“哎?!吓我一跳”戚少商猛的朝他转,导致耳麦从接口处被拉断。


于是,整个寝室都回荡着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大当家!红红的脸蛋温暖我的心窝,大当家…!……】
“噗”顾惜朝没忍住终于笑了出来。


戚少商尴尬的朝着麦大吼一声:“老八!闭嘴!”
“那个,你醒了。”扯出一个笑脸,戚少商先开口打开尴尬的沉默“喏,酸奶。我刚从冰箱拿出来,温度刚好,吃了不会闹肚子。”


顾惜朝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接了过去,两人指尖不可避免触碰了一下,戚少商嗖的收了回去摸了摸后脑勺。


“再玩九阴么?”咬着酸奶从他背后看向电脑“恩”戚少商点点头,看着顾惜朝脸颊在自己边上晃来晃去,不由感慨,皮肤真好。

“什么帮会?”某人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金风细雨楼。”戚少商呆滞的盯着他回答了一句。


“恩,还差一个人。”顾惜朝转过脸正对着他“加我一个。”


“哦好…”戚少商看着他熟练的退出自己的账号,登上他的。


“顾惜朝”君子堂。
加入“金风细雨楼。”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硺如磨。


戚少商看见游戏里那抹青色长袍的时候一愣。
伸手在对话框里打了几个字【这位书生真是一表人才,器宇不凡】


顾惜朝扬眉,想起刚在才在游戏里看见的夕阳下那个身影,叼着酸奶盒打字接了一句【你也是一派英雄气概】


看见对方的话,两人不禁相视而笑。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