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皮书生

戚顾张钟 逆水初心

一个民国梗【戚顾 民国】


  顾惜朝被美名其曰当做教书先生从村里请上了山。


  第一堂课是写汉字,他擒着半个粉笔头转过身在并不平整的黑板上写下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


  台下老八臭着一张脸拉着戚少商咬耳朵:“大当家!你咋能就让他上山了!就不过会识几个字哦!”戚少商抬抬胳膊甩掉他的爪子,从脏兮兮的上衣兜里掏出半根烟点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台上那个清瘦的身影。


  顾惜朝闻到烟味时眉头狠狠一跳,更可恶的是还夹杂着悉悉索索的说话声,刷的回过身,瞧见的是戚少商正转头和老八说话,翘着二郎忒,嘴里叼着烟头,四目相对间,戚少商只觉得他那一双清凌的眼冷的像是要冻死人,几乎下意识就要跳起来掏出自己腰间锋利的匕首,手不自觉的摸向腰侧的手枪。


  “戚少商?”顾惜朝眼神移了视线,挑眉“你上来,将我刚才教的字写一遍。”


  “哇哇!大当家!你被点名了!”旁边老八嚷嚷着大叫。


  “闭嘴!”戚少商随手给了他一拳,心却一下子平静下来,是了……他现在是在连云山,不是在延安,身份也只是个土匪头子戚少商,不是延安国民政府七师响当当的九现神龙,顾惜朝,只是前日俘虏的一个富家少爷罢了。


  他大大咧咧的起身,提了提裤子,走上讲台,从顾惜朝手中接过粉笔,手指不经意蹭过他微凉的掌心,朝他撇出一个邪气的笑脸,歪歪扭扭的写下为人名三个大字,简直犹如狗爬,惨不忍睹,他自己也颇为满意的点点头,转眸看向顾惜朝。


  出乎意料的是,顾惜朝竟然没有生气,而是平静的点点头,甚至还说了句“学的不错。”原来,他本以为这山上的土匪都是些不受教化的愚物,没想到今天第一个点名的戚少商还能学上些,让他稍感欣慰。


  底下老八带头啪啪啪的鼓起掌来,顾惜朝随手递给戚少商一份他自己裁剪的本子“回去再抄十遍,明早交给我。”戚少商嘴里的烟头明明灭灭了一番,终于熄灭殆尽。


  “局座!戚少商带领的七师被日军全军覆没!师长戚少商踪迹全无!”戴玉农从副官手中接过望眼镜,看着连云山上的漫天烟火。 “撤!”轻声叹口气,他一挥手,带着援军撤出了连云的范围。少商,你是我的好学生啊!他将手中的怀表放在虎尾溪,看着他沉沉的晃入水底,起身,踏步离开。


   而这边,当两人竭尽全力爬进那个山洞时,戚少商全身上下已经全然被鲜血覆盖,顾惜朝拖着他一步步艰难的往山洞里挪,他突然挣扎了一下,抱住了顾惜朝的腰身,喘气笑道“惜朝,咳咳……我有话对你说”顾惜朝将俩人挪到一个平整的地方,脱出军靴中的枪放在手边,慢慢坐下来,将戚少商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替他擦去嘴角不停溢出的血迹,他的神色看上去平静异常,甚至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戚少商一边咳嗽一边低哑的笑,喉咙传出嘶哑的呼呼声,他伸出少了小指的右手,温柔的拂过顾惜朝的脸颊,开口道:“第一次离你这般近,却是这样的情境,委实不值啊咳咳……哈哈哈。”


  顾惜朝低头尽量靠近他的嘴角好听清楚他的话“惜朝,老师是不是派了,援军……”“恩。”他知道,在戚少商心里,任务大义永远是他不能抛却的枷锁,而戴玉农曾是他年轻时的信仰,在他还是懵懂之时将他拉了一把的恩师,他始终不愿意欠谁什么,而在这黑暗中,他才敢放肆的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逐渐微弱的心跳。


“惜朝”他干涩的唇瓣在顾惜朝莹润的耳垂上磨蹭,肌肤相亲“你知道,那天你在黑板上写字,我同老八讲了什么么?”顾惜朝握着他的手逐渐加力,却没有任何动作,戚少商伸出舌尖舔了舔嘴皮,颤巍巍的抬起手,替他扶正军帽“我说,这位书生,真是一表人才,器宇不凡……”一句终了,再无音讯。


  顾惜朝忽然就笑了,他低头,两人干涩的唇瓣的贴紧,轻声道:“你也是一派,英雄气概。” 


  手指用力的扣住戚少商的掌心,几天未修剪的锋利轻易地刺破掌心,溢出点点红。


  戚少商,我唯一骗过你的就是,那年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认出了你是谁……


  “ 原来姹紫嫣红看遍,似这般都付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


“你叫什么?”“戚少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