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皮书生

戚顾张钟 逆水初心

还没想到一个好名字_(:з」∠)_【戚顾古代 仙侠】

第三章 我要吃鱼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仿若弹指之间昔日襁褓中的婴孩便已换做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的翩翩少年。




一头乌黑墨发倾泻而下,单只拿长绳一绾束在脑后,缀着几颗松石珠子,额前刘海懒懒的垂下几缕,这般装扮若是少年总免不了要带几分疏狂沧桑的感触,可他这样表面看起来,瞧得是温良端方,颊边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愣是让他更像一个稚气未脱年岁上小的俊朗美少年,但也只有从他手底下走过的人才知道,这孩子恶作剧起来,真不是一般地淘气。




  天生一双丹凤之目,笑起来如星辰弯月,挺直的鼻梁下,唇色嫣然润泽,微笑时,嘴角轻轻一勾,颊旁的酒窝便似甜蜜如糖,但这时你就需提防着他的一举一动,否则便是打碎牙齿肚子里咽,只是一身衣饰鲜有改变,总是袭白衣,更衬得风骨俊逸,爽朗清举。




也合该着这幅俊俏的模样,竟引得西海龙王的大公主息红泪对他万分上心,自小就跟在他身后,长辈们对丫头不好大骂,这下可好,倒惯得他如今一身犟脾气,说出去的话,十头马都休想让他再收回去。




如今他父王也看着他成年了,又学了一身好武艺,心下还是有些许欣慰,时不时在他耳根子底下叨念他满周岁时的那场抓阄,讲了一遍又一遍,只让这戚太子恨不得将耳朵塞些水草堵上。




而戚少商他自己说不好奇也是假,他抓得那些东西,龙王都吩咐下去替他打造了几件兵器,除了其中的玄铁剑用起来称手外,那小斧,木簪真不是他的风格,哎,不知道自己小时候是怎么想的。




在他少时九十岁,人间起了一场洪水,有幸趁那时和息红泪去戏耍了一遭,说是戏耍,也无非是救了一个叫赫连的少年,那少年回头摇身一变竟成了人间帝王的三皇子。


这赫连样貌不错,天生眼带桃花,只一见着红泪,就是副神魂颠倒的样子,对她唯命是从,让戚少商心里异常不爽利,便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小妖”,两人更是为此事没少闹腾过。




这么晃晃悠悠了七八载,三人样貌越发出众,若是去人间过一趟,只醉了无数少年芳心,漾了无数少女的春思。




西海龙王宠爱自己的女儿,在息红泪出世时特地请人间的能工巧匠替她在海岸上打造了三座小巧雅致的木屋,供她玩乐消遣。




这屋后荷塘里住的就是这只小青鱼了,此时便该叫他顾惜朝,小青鱼是趁机那时躲进了她屋后的那池莲塘,一边想着寻晚晴一边还盼着自己能将珠子取回来,而顾惜朝便是他替自己取得名字。




刚下凡头几年,他已能维持人体,但还是需要消耗大量的灵力,那几年里,他穿过了长安城大大小小的街巷来寻找晚晴的下落,但结局总是大失所望。




他便安慰自己,晚晴此时,大抵还是幼年,自己不认得也是有原因的。




惜朝这个名字则是他在息红泪屋后莲塘里休息时,岸上有一白衣少年所吟,诗曰:“寂寂竟何待, 朝朝空自归.欲寻芳草去, 惜与故人违”




朝朝空自归,惜与故人违。惜朝惜朝……,他低低的跟着朗诵几声,便觉得仿若千百年前,也有人在他耳边这般低声喑哑的唤他。




于是干脆就取了这名字,而晚晴在天上,大约是姓顾的,他自己虽不曾提起,但惜朝也曾撞见太上老君匆匆忙忙唤她顾仙子。




如此一来,这世间变多了一个唤作顾惜朝的青衣男子。




他心下对那吟诗的少年好奇,躲在荷叶后弹起水花,露出头瞧他的模样,却看见一个红衣少女笑嘻嘻揪着背对着他的男孩的耳朵,男孩一副求饶的耍宝姿态,嘴里念着“红泪红泪,我念给你听就是了。”甚是无趣,顾惜朝摆了摆尾巴,游回塘底。




而岸上这两人,便是戚少商和息红泪了,顾惜朝游动时的水花惹得戚少商嗖的一声回头,四处打量,见无什么动静,才笑嘻嘻朝息红泪道“这诗的下半句便是,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只应守寂寞, 还掩故园扉. ”




时光转瞬,这一年恰逢赫连十八生辰,三人便在小屋中庆祝,息红泪随手送他了一颗夜明珠,小妖也急忙将自己脖子上的熊牙解了下来塞进息红泪手里,美名其曰礼尚往来,一旁戚少商看的摩拳擦掌,开口道:“小妖,恩?有能耐啊!”




赫连的生辰正值夏季,天气干燥,正中午,暑气上头,戚少商嚷嚷着热,转身一步子跳进了莲塘,挡乱一池红莲,惊着了塘底正在沉睡的顾惜朝。




他刚醒,脑子还懵懵懂懂,摇着尾巴就往岸边游,水波还未荡几下,就瞧见一个白色的不明物体朝自己扑将过来,吓得连躲闪都忘记了。




戚少商一把抱住他的,欢喜的喊道:“红泪红泪!原来你这塘里还有鱼啊?!”




息红泪也满是惊喜“父王竟还养了鱼,我都不晓得。”她身后赫连探出头来,好奇道:“说起来,红泪,你们海底鱼虾都是一个样,你是怎么分辨他们性别的?”




“嘿嘿”戚少商咧嘴一笑,双手抓住顾惜朝的身子,在他腹部胡乱摸起来,顾惜朝当即恼羞成怒,鱼身子从他手中一溜,啪的拿尾巴扇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哈哈哈哈哈哈……戚少商,我敢肯定了,这鱼肯定是母的!”小妖幸灾乐祸的在岸上拍掌,息红泪也笑吟吟的捂着唇,戚少商脸不知道是尴尬还是被恼的,脸颊浮上了一层红晕。


立马反手擒住鱼,啪啪啪,也不知是哪个部位,顺手就打了他三下,顾惜朝慌乱的挣扎,可哪逃得开戚少商的魔爪,只怕如果现在化成人形,他的脸大概和猴子的屁股有的一拼了。




岸上息红泪忙说:“好了,少商快上来。”一边伸手去拉他。戚少商一敲鱼脑袋,恶狠狠道“待会再收拾你。”




待他上岸将鱼放进息红泪准备好的鱼缸中,一边眉峰一挑,拿过预备给赫连庆生女儿红,一股脑全洒了进去,一时间屋里溢满酒香,赫连气急道:“你与这鱼儿赌气,干我酒何事?!”




戚少商没理他,直咬牙切齿看着那鱼摇摇晃晃的沉了下去,赫连一甩袖子,对息红泪道:“红泪,今日是我生辰,你便陪我一日可好”息红泪看着戚少商又看看满脸希冀的他,迟疑的点了点头。




等他们两一走,房里便只剩下戚少商和还是鱼的顾惜朝,顾惜朝被他这么一通动作,只觉得自己脑袋昏沉欲吐,口里全是辛辣的液体,听见人走的脚步声,当下什么也没想,唰的一声幻化出原型,扶着缸沿“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送走赫连他们的戚少商转身进屋便看见这么一幕:水缸里趴着一个浑身赤裸的人,一头卷曲的乌发披散在白皙的肌肤上,微仰着头在喘息,两颊红的似火,嘴角因为呕吐而留下晶莹的水渍,修长脖颈下的锁骨跟着一颤一颤,身上滑下透明的水滴,戚少商脑袋登时哄得一声,好像放了一大串烟花炮竹一般,只能定定瞅着。




顾惜朝恶心的皱了皱眉,扶着脑袋使不上一点力气,眼看着就要顺着水缸慢慢一点点滑下去,戚少商腾地一声窜到他面前,手停在缸沿,欲伸未伸的盯着双眼迷离的他。




顾惜朝眯着眼打量他,身子还在往下滑,突然就一伸手抓住了他的前襟,还迷迷糊糊露出一个笑脸,然后在戚少商因为欣喜而伸过来的手中“哇”的吐了个淋漓尽致……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