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皮书生

戚顾张钟 逆水初心

还没想到一个好名字_(:з」∠)_【戚顾古代 仙侠】

【引记】

 在瑶池的蟠桃熟了两次花结了两次果,终于迎来了第三次青芽时,人界,天界已经规矩而整,互不相扰,单只余水族妖界妖气四溢,上古神兽青龙失踪,其遗留的神器逆水寒,令东西南北四方水域将领蠢蠢欲动,虎视眈眈,凡是发生一点口角,双方都要导致人间洪水泛滥,生灵涂炭,人界之主多次征讨劝阻未果一怒之下,已四海之域相换呈请瑶池君上前来相助,瑶池圣君上已不忍见人间惨剧为由插手其余二界之争,并用女娲石封印了水族至兵逆水寒,将其押放在不周山并封凶兽梼杌看守。

至此水族五千多年来的相争才就此放下,后瑶池君上为安抚众妖海神之位,将瑶池柱上青龙的四位徒弟,修炼万年的神龙派下凡间,暂时平息了这段风波。

此后五千年间,人间风调雨顺,水族也是一派相携之气。

瑶池仙君的蟠桃晏,三万年一开,加上这一千年,如今正正好是第九万年,凡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得,但凡有点灵识在那段时日无一不向往那九天之上的繁华,那吃了长生的圣果,哪怕就是偷偷地看上一眼都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第一章 戚太子现世

花药宫乃是比之瑶池后天界最具灵气之地,一院的仙花锦草,灵气充裕,更有妙手的晚晴仙子照看,一年四季竟不曾开败过,天上不论大小神仙,都对这位仙子很是尊敬,其次天上也没什么凡人生的病,大的是厚脸皮来求她几颗药丹巩固一下修为罢了,仙子性子虽是冷清但也一一应下了。

也是这天上不比凡间,一万年一万年的过去,除了有神仙犯事被贬下凡,就是这个神仙今日去转世投胎,也见不得有什么新鲜见闻。只这花药宮的小仙娥倒是换了好几个,但凡出去的也将那主人冷清的性子学了个透,让人不敢招惹。

这几日天上不知怎的老是落腥雨,连带着院里的花草也恹恹的垂了头,不复往日神采,只是水缸里的两朵并蒂莲艳艳的开了,映着绿色的叶瓣,煞是好看,缸底那只青色的锦鲤悠悠然的渡来渡去,别的宫里,那些老神在在的上仙神秘兮兮的给坐下的仙童说是昆仑山那边有妖兽问世,神将青龙过去收服他去了,只是这战已打了三百天也没分出结果,如今更是没人敢踏进昆仑边界半步。

晚晴听了她手下两个仙娥七嘴八舌的评说大致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只怫然一笑,站在缸前伸出素白的手指,就瞧见那青色的锦鲤绕着她得手撒娇似得转了一圈,才沉沉的浮了下去,而她顺手就着月光折了两朵快开败的并蒂红莲,注了丝灵气,结在门梁上,便翩翩然进了屋,与她无关的事,她无心过问。

只是前夜里睡得早,第二日便早早的醒了过来,推门而出,迎面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扑鼻而来,天上一片红蒙蒙的盖住星辰,她心底一跳,下意识抬眼,就看见门梁上的莲花一朵红艳艳的像要透出血来,另一朵却枯萎的只剩下一个黄色的莲蓬头。叹口气的功夫,她家的小仙娥就急匆匆的从门外跑了进来,见他在门外站着,就一边扶着胸口一边喘息着开口道“大人…我听灵霄殿的小将说……说…那个青龙神将用自己的神识封印住了……凶兽梼杌……”

“哦……”晚晴淡淡的点了点头,走近昨日摘了莲花的缸前,天已经蒙蒙亮,看见清澈的水面上飘了一丝淡淡红色,她伸手进去,还未碰到,那红色就散了,似是她的错觉,而那条青色的锦鲤今日倒是活泼的很,绕着缸里不停地打转,偶尔抬头,鱼眼睛看她一眼。

她起了兴趣,伸手挽了袖子点了点他的脑袋,小青鱼便使劲摇摇脑袋,旁边报信的小仙娥见她这幅样子就知道大人是不关心他那件事了,便嘟了嘟嘴去收拾院里的花草。

晚清也幻化了一只透明的鱼缸,将那小家伙换了个地方,天天逗弄他,给他喂食自己练的丹药,无事便伸手滑过他青色的鱼鳞,惹得小青鱼撒欢似得摇头摆尾,殊不知,这青鱼开了灵智,又让她喂食仙药,如今的修为连她身边的仙娥也超过了,又因有了人的思想,每每被她逗弄一次,若是人身,便是耳根子红透天,一边又惆怅自己何时才能修的人身。

只这一鱼一人,也就这样相伴着过了下来,这一须臾,便又是六百年过去。

这六百年,人间有生灵涂炭,水族有妖灵叛逃,天界四将下凡,便都是那些上仙们来打发无聊日子的趣谈,只晚晴在四将离天时,将院子里的草药折了一半,托他们带给受伤的人,四位神将一一应了下来。

且说四位龙王分别执手了东南西北四大海域,自此风平浪静,将出一百年,东海便传来喜讯,说是王妃怀了龙太子,三海龙王纷来贺喜,而世子出生之日又正巧碰上瑶池蟠桃盛宴,瑶池君上念他有功,便特准他带王妃一起赴宴,这边自是欢喜。

而晚晴仙子同她的小青鱼呆了三百年,正巧碰上她的天劫,她便要下凡历劫去了,只是舍不得这小鱼儿,怕她一去,无人照顾他,便去太上老君的府中求了颗化神丹,助他幻化人形。

这小青鱼也争气的很,自吃下丹药便日日修炼,只盼到时能与她一起到凡间去,只,这化神岂是个简单事,便是要经历的三次雷劫就够他受的,前两次晚晴在他身边助他,眼瞧着他幻化出一头卷曲的乌发,一双灼灼的桃花眼,挺翘的鼻梁,丰厚的双唇,甚至幻化出一双修长的手臂,颤颤巍巍抚了她的面颊,让她欢喜万分,直到最后一道响雷落下,正好化去了他的尾巴。这便是他的造化,普通仙兽若是不经历完三次雷劫是半分也不会化出人形的,而他竟只经了两次,便能完整的幻化,虽时辰维持不长,但也算是罕见。

然他的第三次雷劫却是晚晴走之后才要经历的。

这天,正好是瑶池君上蟠桃盛宴。

八方来客,九天诸神皆受到了这份邀请,瑶池君上心下也高兴,便开封了桃林下埋了上千年的美酒,琼浆玉液,映着瑶池荷花开了满堂,白色,粉红,娇艳欲滴,一时天界之上仙乐飘飘,舞姿翩翩,百方仙人自是各怀心思,觥筹交错间,就瞧见东海龙王的王妃捂着肚子打翻了酒杯,从脑袋上露出了两个尖尖的龙角,抱着她的夫君不撒手,各方仙人惊了一跳,这才看见她裙底殷殷的血迹,东海龙王急了,一把将他夫人抱起,对着瑶池君上就是一躬身:“饶了君上盛宴,微臣这就带内子下去。”

瑶池君上也喝多了酒,醉着一双眼指了个方向:“那边是花药宫,晴仙子医术了得,你去……你去吧。”却忘了花药宫的仙子下凡历劫去了。

就说这宫里只留了小青鱼一人,他还幻化着人形,着了一身青衫,盘腿坐在榻上,两手在胸前结了个印,透着清莹莹的光,却是一颗碧色的珠子。原来他想借着珠子的力量转移雷劫之力,就在凝神屏气之间,就感觉门前晚晴留下的阵法被人闯了进来,那东海龙王救妻心切竟让他轻易地破了门,小青鱼心下一紧,奈何不能分神,却感觉自身的那颗珠子颤巍巍脱离他的结印向门外飘去,他心神一惊,喉间涌上一股热血,挣扎着化了原型跳回鱼缸,霎时染红了一池碧水。

那珠子在东海龙王身侧绕了半晌,然后咻的一声钻进了他夫人的肚皮,,而他夫人神色渐渐柔和了下来,额头的龙鳞又恢复了平日的模样,龙王见她已平安无事,想到刚才那颗珠子,眉峰一跳,心下暗念了声:“竟是师傅的龙珠?!”当即收下疑惑,一掌风推开了门,但屋中除了淡淡的血腥味什么都没有,让他失望万分,转身出去的时候看见染了血的鱼缸,顺手给带了出去,既是他水族之人就救他一命罢,伸手握住青鱼,施了咒语,解了他的禁制,将他带进瑶池放生了。族之人就救他一命罢,伸手握住青鱼,施了咒语,解了他的禁制,将他带进瑶池放生了。

怪事也在这发生,原本怀三年就降生的龙太子赖在他母亲的肚子里迟迟睡了七年多,眼看着都添了六个哥哥了,他还不肯出世。

这边小青鱼因为丢了珠子,生生受了第三次雷劫,令他奇怪的是前两次那种异常的痛苦竟是减轻了不少,否则自己也不能这么容易渡过这个劫,就像是冥冥中有人将他的劫数分了一半过去,以便让他渡过这个劫难。他心下一想,这天界的人也就只认识晚晴一个,便是她在保佑他吧。

至于那颗珠子……肯定是要找回来的,他记得当时似乎有水族的气息。这些天急着找晚晴,就在瑶池日日夜夜的修炼,瑶池仙气浓郁,他便一边修炼一边掰着手指头算,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整整过去七天,人间七年了啊。

瑶池的荷花还是亭亭的模样,人间却已过了七个春秋。

到了第七日,瑶池的小仙童来收青嫩莲子,说着这几年凡间仙家的趣事,讲到东海龙王时,一派惊讶的模样,说是那龙太子竟在他母亲肚子里呆了七年,到了今天上午才生下来,出生时还带着一颗碧珠,而且据说昆仑山梼杌的封印裂了一道缝,于是仙人们都道龙七太子是青龙神将的转世。





评论

热度(4)